简单

简简单单地生活。。。。。。

我的书签情结

        自小爱书,但读得囫囵吞枣。即使这样,也很爱买书,只要手里有闲钱一定会买书,如果遇到喜欢的书一定会毫不犹豫收入囊中。买一本书,看着书店盖的章,满足感油然而生,翻来覆去总也不离手,然后仪式般地在扉页上写上某年某月某日购,再写上一句激励自己的话,就等着正式启动阅读模式。

        正式阅读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给这本书配上适合他的书签。

        小的时候,买不到书签,就自己来做:小纸条,写上喜欢的名人名言;捡片树叶、花瓣也是我的书签;花花绿绿的糖纸是比较昂贵的书签。再后来,衣服的挂签也成了我的书签;各种卡片也挤入书签的行列。直到我在文具店发现了漂亮的书签,即一发不可收拾,每到一处,买书和书签已成了规矩。


        每一个书签背后都有一个小小的不为人知的小故事,连同我的行踪成了我生活的一小部分。

        虽然没达到专书专签,但总也得款式、风格相匹配。例如:专业书,书签大多是看上去较正规的,严肃的,钢制的;


       记实类、传记类的书,书签会稍软一些,竹子的,纸制的,但没什么装饰;


       散文类的,书签一定要有特色,一定是美图,配以坠饰。


        工作20余载,书没有离开过我,书签也如影随形。我还是喜欢读那些我喜欢的,但在别人眼里无用的书,来充实的我业余生活;做那些我喜欢的,但很多人认为无用的事,来填补我那颗永远也长不大的心。 

        当心情美好时,文字也跟着舞蹈;当心情落寞时,文字成了我的心理医生,帮我排除万难。书是我的伴侣,书签就是我的挚友,有时也会因喜欢的书签而读完一整本书。

        书签和我有着千丝万缕情。

        我会继续读书,继续我的书签情结。

九月——“九月”来了

九月——“九月”来了 - 辉姑娘 - 辉姑娘

        

        弯弯的下弦月无精打采地挂在天空,丝毫作用也不起,山村夏夜依然漆黑,更显寂静。

        人们在热气笼罩中熟睡,偶有几声虫鸣,他们也全然不知。

        忽然,一户人家亮起了昏黄的灯光,继而传来人们的忙乱声,一会儿,水气萦绕着门窗向上攀爬,从小窗口蔓延而出,噪杂的人声伴着古老的风箱声,持续着……。

        几个小时后,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夏夜的寂静——“九月”来了。

        “九月”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家里的男人没有丝毫的兴奋,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家里,“九月”来的不是时候。

        之后的日子里,只有妈妈和姥姥对“九月”疼爱有佳。在这样的环境里,在这个家庭里,“九月”慢慢地长大。

        之后的三五年,相继有了两个弟弟,她仍是静静地长大。

雪中情

    雪中情 - 辉姑娘 - 辉姑娘

        天气突变,气温骤降,第一场雪来得比较突然,给人们个措手不及。

        小豆豆们却没有被严寒所吓到,一个个兴致勃勃往外跑,就是小脸儿,小鼻子冻得通红,也不管不顾。

        按惯例,”冬季阳光体育“开始了。我的小豆豆也不例外。

        小豆豆们披着外套就出去站排了,也不知道捂严实点儿。外面还飘着雪粒,我这个老豆就像老母鸡护着小鸡雏儿一样,给这个小豆豆戴好帽子,给那个小豆豆系上围巾。有的小豆豆本已戴好了帽子,可看到我的动作,赶紧把他的帽子摘下来,跑过来,仰起小脸儿:“老师,我的帽子总也戴不好。”我笑着又给他戴上系好。他们又美美地归队了。我从前往后走着,看看还有哪个小豆豆衣冠不整,快到排尾时,楊豆豆的小动作,让原本就爱激动的我,眼眶瞬间发热。

        那天,我穿一件深色的大衣,白白的雪粒落在我身上,我全然不知。当我走到楊豆豆身边时,他举起已冻得通红的小手帮我拍打身上的雪粒,嘴里还轻轻地念叨着:“老师,您身上有雪。”多么细心的孩子啊!如果说,我护着小豆豆是出于师爱、母性,那么楊豆豆的动作又何尝不是对爱的回报呢!楊豆豆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孩子。

         楊豆豆,老师爱你!

雪中情 - 辉姑娘 - 辉姑娘

 

什么是对亲人最深的爱

         每年的1月1日一定要去婆婆家,今年也不例外。

         熟悉的路,合适的时间,很快便抵达。

        停车整理物品,没有了小孩子往日的吵闹声的“欢迎”,节日的气氛降温了许多。我们拎着物品进了家门,只见婆婆在烧火煮肉,公公无事的在走动,小侄子在看电视,家里算是安静,实是冷清。

        回忆往年此时,灶堂定是热气腾腾,厅堂里定是人声鼎沸,暖炕上定是围拢着老少三代。可如今,灶堂还是那个灶堂,厅堂也是那个厅堂,暖炕也还是那个暖炕,却没了往日的欢歌笑语。

        饭点儿已到,大家还是那样:男人一桌,喝酒叙年话;女人,小孩子一桌,吃饭唠家常。往年这一顿饭一定会吃上几个钟头。可如今,大家好像心照不宣,吃饱,放筷,收拾碗筷,有草草了事之意。虽然,古人说:“食不言”,但往日,当我们三世同堂时,一定会吵得听不到其他 的声音。可如今,人人都安静了,面部表情也僵了许多......

        这样的变化,只因那一抹——霞的离去。

        一个大家庭中的每一个人,平日里并不显得有多么的重要,但如果一个人突然地离去,会给亲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有至亲至爱的人才能体会。

        往日,逢年过节,我们回去时,大家一起做饭炒菜,一起吃饭说笑,并没有因为有谁显得场面热闹非凡。可如今,却因为少了她一个,这个大家庭的温度却总也提升不上来。所以,我想告诫亲朋好友:好好的活着,就是对亲人最的爱。

什么是对亲人最深的爱 - 辉姑娘 - 辉姑娘

 

花盆里的桔树

  花盆里的桔树 - 简单 - 辉姑娘

      

       在南方见到 桔树不足为奇,在北方却是罕见。今天的这棵花盆里有小桔树更罕见,同时也震撼了我。

       六年前送走的那届毕业生中的——星,现在已经工作。

       今天,通过微信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说:“老师,你还记得那年你送给我、全、枫的每人一棵小桔树吗?如今已长大。“(那三棵小桔树是我吃过桔子后随手把桔子核丢到花盆里所得)这棵桔树长多高,不是重点,只是我没想到,他还养着这棵根本不可能长大结果的桔树。我看到这棵桔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当年的一个小小举动,孩子们却在意得很——幸福感;如果不是星提起,我早已把这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愧疚感;他竟然能让本应该生活在南方的桔树,却在北方生活了七八年——震惊。

        这件事告诉我,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为人师,你的不经意,很有可能影响到学生的一生,所以告诫自己:正人先正己。

        愿”花盆里有桔树“茁壮成长。

赏花赞蜂

赏花赞蜂

赏花赞蜂 - 简单 - 简单

 

片片花瓣白又胖,

点点蕊红似脂绛。

缕缕花香引蜂翔,

翩翩起舞落蕊上,

小小身躯事业庞,

日日花间穿梭忙。

甜甜蜜糖巢中藏,

生生世世美名扬。


嗨!秋,我们来了......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胜春朝。

——清.刘禹锡

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时都有这么好的心情,我们又有什么理由......


我们在这个美好的季节出走了......


带着幼儿的无忧无虑

带着少儿的欢快愉悦

带着中学生的朝气蓬勃

带着大学生的浪漫情怀

带着美好的心情

带着欢歌笑语

唯独不带当下年龄的老态


今天的我们把生活的锁碎抛向脑后

把工作中的劳累甩向身后

眼前只有秋的五彩

只有秋的美妙

只有秋的光影


一簇簇不起眼儿的茅草

此刻都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一颗不知名的红果

此刻也红得那么鲜艳欲滴


遍地的黄叶

在光影下更是楚楚动人


步步石阶上

频频摆pose

快门咔咔响

你我百媚生


一个回眸

一个伸手

一个小集体

都是那样的相得益彰



张张笑脸

串串笑声

婀娜步态

林间留情


张开双臂

拥抱自然

放飞心情

拥有美丽



时而三五成群

时而汇集一起

时而单打独斗

也是那样的合谐美丽


今天

你也不是30

他也不是40

更没有50

只有花样年华


只因

你的美


虽然

我们来也匆匆

去也忙忙

但你却给于了我们千万倍的回报


嗨!秋,我们来了。

爱吃辣白菜的看过来哟


       每到大白菜丰收的季节,我一定会选购上好的大白菜来做辣白菜。

试吃多次后,觉得这个味道就是那样的独一无二,所以今天把这个辣白菜的方儿特推荐给大家。

原料:大白菜10斤、精盐1斤、味精3两、白醋半斤、西红柿2个、白糖1斤、大   蒜1斤、干辣椒半斤、圆葱、梨、苹果各一个。(我做的时候没放味精,因为我家从不吃味精。)

做法:所有材料切碎。

1.  大蒜切碎

2.圆葱切碎

3.苹果切碎

4.梨切碎

5.西红柿切碎

6.加醋和糖

7.加辣椒粉

8.搅拌均匀备用。

9.准备大白菜


10.大白菜撕成块或条状,把白菜腌好。(一天一宿)


11.然后洗净,透气,挤掉水份 。


12.把腌好的白菜放到所有配料里。

13.搅拌均匀,用保鲜膜封好或是装到保鲜盒里,储存到冰箱冷藏里,即吃即取。

她(七)




         终于苦尽甘来了。

        儿子大学毕业后很顺利地上班了。每月的工资自己留几百块零用,剩下的全交给妈妈。她终于可以松中气了。

        一年后,有了一点儿积蓄,再也不用整日埋头在缝纫机前,以机器声为伴了。如果东家不急着要成衣,她还可以抽出点儿时间消遣一下。

        云开雾散。

        这十多年的辛苦终于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她(六)



       三年后,儿子考上了大学,他们重返家中。

      儿子大学这几年对她来说又是个挑战。因为她害怕一个在家过夜,怕他有个闪失。儿子刚走那阵子,她明显的消瘦了许多。晚上睡不好,白天吃不好,每天还要做工。即使是这样,她也从来张口找人帮忙,哪怕生活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仍倔强的一个人扛。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倔强的女子。